城南琅玥林

爱好略广,不太专一。
轻微社恐,谨慎关注。

《离歌》(百里守约中心)(结尾)

是以前码的一个脑洞(的结尾)
【高亮】这是一个结尾。
私设阿离单箭头虎,守约单箭头阿离,铠单箭头守约...(别打我)
不知道我这种先交代结局,后写开头和过程的方式会不会挨打(x)
意识流,注意避雷。
总之,祝食用愉快。
————————————————————————

       拳师裴擒虎死亡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长安城,这一噩耗更加激化了魔族对人类的憎恨。魔族与人类原本才刚刚初见起色的关系再一次陷入危机。
       魔族的大军攻到了长城下。沙场上,马蹄疾驰的声音,士兵们愤怒的吼声,圆木撞击护城大门的声音,和着扬起的碎石沙尘融为混沌。公孙离提着绛红色的襦裙,缓缓走上长城,在这片混沌中显得格格不入。那身衣服是长安城里的人最喜欢的颜色。她面对着裴擒虎安眠的方向,原本黯然的脸上渐渐浮现出笑容,眼睛里饱含似水柔情,起手开始跳舞。
       一曲惊鸿毕,公孙离从城楼上一跃而下。长安城中最美的一朵牡丹花,败了。

       远在城外山坡上埋伏狙击的百里守约用高倍镜目睹着城下的这一切。他羡慕裴擒虎,他羡慕她可以为他一起殉情。一想到他的心上人曾经舞步轻盈在城中无忧无虑的舞蹈,一个那样如花的姑娘在战争中被一瞬间碾碎零落成泥,百里守约的心痛如刀剐。
       他多么希望自己也能从那楼上跳下!
       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他还有弟弟,还有战友,还有他要用一生去守护的长城。身为哥哥他不可以任性,身为军人他更不可以有私情。
恍惚间,百里守约托着狙击枪的手颤抖了一下,引得草丛里一阵簇簇声——他暴露了。敌人顺着声音一路搜过来,扒开草丛的一瞬间与百里守约的枪眼对上了视线。
“嘭——!”一道红色喷涌而出,百里守约借着后坐力向后跳开,他扛起枪奋力向山坡上跑,但是枪声彻底暴露了他,他身后的追兵越来越多,跟得也越来越紧。
       百里守约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他尽自己所能一枪一枪地击杀着愤怒的敌人。他即便百发百中,一击必杀,还是敌不过如潮涌般的敌人。他使尽全力用枪杆抵挡住敌人的刀刃,却不料身后一把长刀扬起,欲往他身上砍下。
       忽然,头顶闪过一道光,紧接着听到了兵刃相击的声音。
      “阿铠...!”铠用匕首挡住了百里守约头顶的刀,发出了金属互相挤压摩擦的呲呲声。
       铠双臂一用力,推开了那个持刀之人,反手将匕首刺进了百里守约面前的敌人。
      “你快走,这里交给我。”铠用一如既往对守约温和又低沉的声音说着。
       “不,不行,这里人太多了,我不能丢下你不管!”百里守约的情绪有些激动,说出的话声音带着些沙哑,眼角似乎也泛起了泪光。他知道,即便是有着不死之身护盾的铠,也很难只身敌过如此浩荡的敌军。
       他已经失去了一个最爱的人,他不想再失去他最重要的伙伴。
       “快走,不要让我说第三遍。”铠的声音变得冰冷无情,冰蓝色的铠甲浮现出来,一点一点护在他的身上,周身也渐散发出了蓝色的火光,他的眼睛渐渐变得空洞无神,冒出了冰冷的蓝色火焰——铠坠入魔道了。
百里守约丢下了已经折成两段的枪,含着泪奋不顾身向山下跑去。
       在离开前,铠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我会保护你。”

       魔族与人类的战争最终以签订条约和平结束了,但不论是魔族还是长安城,都受到了不小的创伤。百里守约踏过长安城外的废墟,来到那座山头寻找那把陪伴了他半辈子的狙击枪。他从天蒙蒙亮就在整座山丘上四处寻找,到了傍晚时分也还是没有找到。
       “没有了想要保护的人,枪就变成了无用的玩具。”百里守约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自己曾经常说的这句话。
       是啊,不论是爱人,兄弟,亦或是曾经誓死要守护的长安城,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那这把枪也已经没有意义了吧。
       百里守约站直了身,立在山丘的顶端,向着西下的斜阳远远望去。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