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琅玥林

用来堆负能的地方。
日常登出。

【APH】Where my Demons Hide(DECA/MOCK TRIAL/MUN PARO

5-11:

00 EDEN

“你连地铁都还没下。”他用陈述的语气道。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他想象着地铁的车厢内和以往一样空荡,他们驶在地上、或是地下,旁边有一闪而过的广告牌。可能有在冬天穿着短袖把自行车搬进来的小伙子,可能有孕妇,学生,亚洲人,还有黑人——哦,当然,这可是亚|特|兰|大。
然后他的那个傻小子就独自一人坐在地铁里。亚瑟·柯克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穿着那件蠢毙了的50飞行衫和那该死的……好吧,他承认阿尔穿那条牛仔裤还是挺不错的。他接着电话,听着来自不知道多少英里外他哥哥的声音,那双蓝眼睛无辜地眨着。

“恩……啊哈,但Hero我相信我一定能在十分钟内到的。”阿尔弗雷德尴尬地笑了两声,而后很快就快乐地扬起声调,“嘿Artie,Hero我记得Lenox有家很不错的冷饮店——对,就在苹果店对面,上次我们陪Alice去forever21的时候找到的……等下我说了我没在追Alice!别在这种奇怪的时候拿我开涮!好啦,我想说你可以去那里等我,这样或许你也可以先挑起来——”

“我哪儿也不去。”亚瑟打断他。他抱着臂在广场前的车道上抖了抖,绿色的眼睛阴晴不定地闪着。“——我哪儿也不去,阿尔,我现在在四号口对面的路灯下,你过来找我。”

“四号口?哪个的四号口?Lenox?你是说你现在在一楼大厅的外面?”

亚瑟叹了一声,同时控制着自己不要又一次因为阿尔弗雷德而轻易地笑出来。“阿尔弗雷德·柯克兰,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四号口——当然是指地铁站的四号口。”他的身后是广场巨大的屏幕,上面色彩斑斓的老太太们咧嘴笑着阐述社区公益是多么的必要。很好,亚瑟在心里想,心情微妙地介于愉快和愤怒之间,你这辈子都没法拒绝阿尔弗雷德——那个没脑子的、蠢毙了的傻弟弟。大概四十分钟前他还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车里尖锐地呻吟着做|爱,男人轻声哼着Then you can start to make it better俯过身和他接吻。他的舌苔摩挲着他的上颚,在津液的粘稠中纠缠上去。音响里放着Don’t carry the world upon your shoulder。他拉着他的手引领地往下走,他剧烈地喘息着,背后咯着安全带,用空出的那只手拉过男人的领带用力回吻。

For well you know that it’s a fool
Who plays it cool
By making his world a little cooler
架子鼓敲到Hey Jude don’t let me done,他的手机上 Al的名字震动着You’re one in a million。
电话铃声响起时他把所有想得到的词汇都在自己脑子里过了一遍,那个白痴、蠢货、日|你|妈阿尔弗雷德——

那个傻子。然后他划开了滑块。

“我会帮你口|交。”他穿上衣服对男人比口型。“男朋友?”男人点头。“不,我弟弟。”他把头埋了下去。

“还有,你得从一号口出来。Waffle House七点所有饮品半价,我要芒果的smoothe,你知道的每月28号的特别款……”无数个老太太微笑着以不同语气说着“社区服务带给我快乐”,亚瑟从路灯的这边晃过去,那些颜色跳跃着投射在他身上。“——别让他加冰。”

“……Artie,你前面说你在四号口?”亚瑟哼了一声,阿尔弗雷德咽了咽口水,“然后你让我从一号口出来——再来找你?你的意思是要我绕过整个广场就去给你买一杯smoooooooooothe?”

“芒果味的,28号特别款,而且半价。”亚瑟冷静地提醒他,“其实你可以在过来的路上顺便去趟Chick-fil-A,GRL Sand和Dt lemonade XXL——”

“酱是blue cheese,我知道。”阿尔弗雷德嘟囔一声。那声音就在他身后几米处传来使得亚瑟几乎是受到惊吓般地猛然转身。他只来得及在灯光下看到阿尔弗雷德脸上一贯的傻笑、和他左手拎着的标有WaffleHouse的橙黄色塑料杯,然后就被整个拥入一个结结实实的美|国式熊扑中。

在阿尔弗雷德还是个只知道在街心花园玩的肉球时他就知道这么干。我是说,埋伏在亚瑟回家的路上,一边玩着滑滑梯一边耐心地等着他的哥哥和其他人一起出现,最后在他走得足够近的时候高兴大喊着“Artiiiiiiiiiiie”从灌木丛里冲出来,用蛮力抱住他的大腿,附带仰起脸给亚瑟一个足够让他消气的笑容。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有足够的身高完整地搂住亚瑟,而且也有足够的力量把他的哥哥给闷死在怀里。

有一头熊在勒着他的脖子试图把他的脑袋拧下来。亚瑟盯着眼前夹克的一排拉链翻白眼。他轻声抱怨着,心里却对这久违的温暖感到窃喜。就如同他自小时就从未承认过他其实很享受阿尔弗雷德在他每天放学时的偷袭一样。阿尔弗雷德磨蹭着他扎人而凌乱的头发,在他的头顶上发出一声高兴而满足的喟叹。

“Hi , Artie.”阿尔弗雷德把他放开来,干净的蓝眼睛弯起来对着他笑。

“Al,”亚瑟含糊不清地嘀咕着转身去翻阿尔弗雷德拎着的塑料袋。他的手背上还留着那个男人的电话号码,原子笔划过的地方红得发烫。但是阿尔弗雷德的体温盖过了那个温度。在满口甜腻的芒果中他模糊地想着他的第一个419对象是个工薪族,有着和阿尔弗雷德一样金色的头发,和比他深邃得多的蓝眼睛。
他在袋子里掏了半天,最终抱怨着直起身。“没有CFA.”亚瑟幽怨地瞪了阿尔弗雷德一眼。

“你难道不打算先问问Hero我是怎么做到这么快就给你买来的吗?”阿尔弗雷德惊奇地嚷了出来,蓝色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瞪大。

“除了‘因为我是世界的Hero’外,我还应该期待什么样的回答?”亚瑟咬着吸管,“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Al.”

“不,你不,Artie”大男孩狡黠地笑出来,“我会这样回答——因为我了解你,Artie,我知道你每月28号都会等Lenox WaffleHouse芒果smoothe的特别款半价,我知道你不喜欢里面加冰,我知道你喜欢绿色的吸管——哦,别那样盯着我Artie,如果你不喜欢那颜色你根本就不会去咬它——”他得意地咧开嘴,“我知道你的所有事,Artie!而且我都记得!——因为我是世界的Hero!”

亚瑟盯着那个傻气的笑容看了一会儿,最终决定还是不要提醒阿尔他的最后一句话。那纯粹的蓝色中流露出最简单的快乐和自信,也许还有一点——可能只是一点,亚瑟抱着侥幸的心理这样想,还有一点和他的哥哥呆在一起时产生的幸福。


“你会请我喝酒吗?”亚瑟抬起绿色的眼睛看向他。
那个男人坐到他旁边。他用低沉的声音向他问好,玻璃杯扣着吧台,深色的瞳孔里展露出他们这类人会有的忧愁。

“这问题很突然。”
“不然你是为了什么而坐过来?”
“我还不够了解你。”他轻声说。
“那就尝试一下。”他浅浅地朝他笑,伸手叫住侍应生。
“我应该更了解你。”他按住他的手。他们的视线长久地对上。
“……我们还有很长时间。”他呢喃,然后他们在吧台旁接吻。


这很不一样,亚瑟想,盯着阿尔弗雷德走在他前面的背影。后者正在大声地谈论或许他们可以先去CFA解决晚餐。那个男人比阿尔弗雷德高一点,从后面看去能看到两人相似的肩胛骨。他的T恤衫背后湿了一块,他猜阿尔弗雷德是跑着过来的,他金色的头发因为蹦跳的步伐而晃动着。

日|你|妈的阿尔弗雷德。

那个男人吻他。他睁着眼盯着他轻轻合起的眼眸,然后放松了让他的舌滑进来。他感受着另一个人的气息,他呼出的气让他浅金色的睫毛颤动。尽管他平时也有训练过自己,好吧,用手指,一定要说的话他对自己的技术有一定的自信——但当那真的是另一个人时,一切都不一样了。他会紧张,哦,那当然,在背德的自责中亚瑟恍惚感受到窒息的快感。他放弃了一切他知道的技巧,只是单纯凭着本能去感受、感受那另一个人,他的舌尖、他的舌苔、他的唇、他的牙齿。

这全部的一切都有着不同于他已知的气味和触觉。

在一个短暂的时间内亚瑟想到了如果这是阿尔弗雷德会怎样呢,他的口腔内会有怎样的温度,他的唇会不会如亚特兰大一般干燥地贴紧他。
在阿尔弗雷德还小的时候他见过那个天使闭起眼睛睡觉的样子,他的嘴半张着,小手紧紧捏着他的一根手指。他的目光长久而眷恋地停留在那张小脸上,然后弯下腰亲了亲他的额头。
从那时起亚瑟·柯克兰就这么觉得,如果他的世界都是黑暗的,那最后的一点光明一定会是阿尔弗雷德。

他们短暂地放开了彼此。
“你的眼睛很漂亮。”男人道。
“我看到你的车停在外面。”他移开视线。
“——我们还有很长时间。”他用他先前的话回答他,他们再一次拥吻。

------
5-11:域名和博客名都改回来啦,应该会一直用这个,之前改掉是因为一些小事ww


没有想到过了四年会重新掉到aph的坑里,马上要期考暑假里应该就慢慢填之前的还有磨这个新坑XD


回到lft真是感觉整个人都安心了,太治愈啦:DDD

评论

热度(44)

  1. 城南琅玥林5-11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白木木木5-1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