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琅玥林

爱好略广,不太专一。
轻微社恐,谨慎关注。

半夜脑洞大开

英伦家族太有爱

上弦_忽冷忽热我炸了:

威廉觉得今天家里的人都怪怪的。




斯科蒂和亚蒂单独在一起不吵架也不动手打人,诺斯乖巧的就像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样再也没有去花园里捣过乱。




真是奇怪啊。不过真想他们这么奇怪下去。

威廉在安安静静地看完一场没有任何人和事打扰的橄榄球赛后打算不在深究这个问题。

没有人大叫着要把xx的嘴撕烂,也没有花园里传来的爆炸和怒吼,厨房里不会传来尖叫和糊味。只有红茶和橄榄球,这样的日子平静的让人心怀感激。




这次帕特里克私下里来了伦敦,却不是来找茬的,他带来了土豆和腌肉,诺斯乖乖地放下游戏来帮威廉的忙,削皮和把腌肉用绳子挂起来,帕特里克在厨房看了一会便跑到了客厅。在威廉一盘小甜饼和特质花果茶的下午茶许诺下,诺斯毫无怨言的整理了自己的房间。另外几个弟弟们围坐在客厅里聊着天,没有任何恶意讽刺和争吵。帕特里克和斯科特正拿亚瑟醉酒干过的蠢事开玩笑,亚瑟脸红的快要飞起恨不得用抱枕堵上这两个兄弟的嘴




看到这一幕威廉幸福的都快哭出来。




愉悦的威廉准备了丰盛的下午茶来嘉奖弟弟们难得的相亲相爱。




要是一开始这样那该多好。看着弟弟们就着下午茶讨论着日常气氛和谐温馨的要冒出粉红泡泡,威廉忍不住想起久远时光里那些大大小小不甚愉快的事情。如果那个时候这样多好。

不过过去那就让他过去吧,现在这样也很满足。迟钝的老绅士惆怅的看着杯子上线条优雅的花纹感叹人生安乐,却没有注意到面前的一切都在变化。




桌子被掀翻,茶水甚至溅在了墙纸上,三个人咬牙切齿的扭打在一起,他们经过的地方就像被轰炸过一样只剩下家具的残骸和各种痕迹,诺斯事不关己的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打游戏,声音开得很大。宏大的游戏音乐混在撕打声中简直谜一样的贴切。




回过神的威廉表示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以至于他的眉毛都吓得变成了一条,他站起来准备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避各种危险的飞行物时眼前一闪,于是醒来就到了消毒水味的床上




前略,天国的不列颠尼亚,刚才卡莫瑞似乎做了一个残酷的白日美梦。——想起事情经过的威廉·心累·我的弟弟不可能这么和谐·好想就这么昏一辈子·柯克兰




事实上在第n次·柯克兰日常·苏爱英肉搏·没有结果·总之都要进医院‘的混战中,威廉被不知从哪丢过来的一个奖杯正中头部,额头砸凹了一块,于是准备劝架··透明·真· 无辜·威廉同志比打架的任何一个弟弟都更早的光荣了。根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精灵兔先生说似乎路过的妖精们实在看不下去,联合着威廉先生的宠物龙让威廉先生做了个美梦。




事后,尚未痊愈的威廉先生表示,美个屁,这群兔崽子妖精和艾伯特我一个都不放过。至于打伤自己的家人们,他微笑着拧断了医院的点滴架和病床的钢制床头杠,要求被打了·威廉桑原来是鬼畜·再也不敢惹这人·妖精们给躲在家里的弟弟们带个话

“说实话我觉得开心就好。但是我觉得我要和你们[用擀面杖和鞭子]好好谈谈。我觉得这次谈话会十分愉快w”




再事后,不愿透露姓名的柯克兰三兄弟表示,认识这么多年第一次亲自了解了什么叫鬼畜和兔子逼急会咬人,而且痛得连椅子都不敢坐。




评论

热度(25)

  1. 城南琅玥林上弦_圆规 转载了此文字
    英伦家族太有爱